北京明星商务模特预约_提供明星、模特、空姐、校花等商务模特预约!

北京不会消失的“外围女”

admin 197 0

“我是黄总介绍的。”

加好友的信息发过去后,很快,名为“网红模特经纪Andy”的账号警惕的回复:“哪个黄总?”当我们说是朋友的朋友不便透露时,Andy通过了请求。

这位名叫Andy的“网红模特经纪”,其实是一位“淫媒”。在Ta的朋友圈里,每天更新着各地所谓模特、网红的信息。

网易娱乐添加该淫媒为好友是在4月底,就在几天之后的5月5日,媒体刊出报道,深圳市破获了一起通过微信伪造“外围女”资料假扮模特及演员的特大卖淫案,让沉寂已久的“外围机构”再一次浮出水面。随着案件的披露,“网红模特经纪Andy”也改名为“Andy~代购”,并关闭了朋友圈。

深圳破获的那宗 “卖淫案”中,嫌犯通过开设微信群,并为“外围女”伪造资料假扮明星进行介绍卖淫活动。这是首度有官方证实“外围女”通过伪造个人资料假扮明星,从事卖淫活动,随着合共5人的犯罪嫌疑人团伙被逮捕。从“海天盛筵”的火爆开始,“外围”这个词语也应运而生,目前,在百度搜索排行榜上,该词语远远超越了前几年的“潜规则”一词。它匍匐在我们的周遭生活中,似乎让许多人与演艺圈之间不再有隔阂,甚至让“演艺圈人员”距离普通民众只有一条马路之隔。

经历了2014年娱乐圈强力扫黄,特别是黄海波嫖娼事件爆发及郭美美落网之后,甚至是在警察当前的“围剿”之下,这些 “外围”仍在蠢蠢欲动。


 

外围组织会员制度曝光:至尊会员才能约知名艺人

左为经纪人Andy晒出的会员收费标准,右为推荐的一位外围女,推荐语是"金主约起 皮肤很白超模"。

“外围”距离我们到底有多近?

如前文所述,网易娱乐《深水娱》特派小组在微信上只是假称“X总介绍的”,便成功加上了那位“网红模特经纪Andy”。而这也为我们一窥 “外围”模式的全貌提供了机会。

这些淫媒分别以“北上广商务模特经纪”、“商务模特经纪人xxx”、“网红模特经纪xxx”等名称作为账号名称,无一例外都以关键词“模特”做招揽。

点开“Andy”这位“模特经纪”的朋友圈,一篇非常详细的“会员制度”醒目地出现在朋友圈封面上。通过“会员制度”,可以了解到“会员们”分为以下四个等级:白银会员、黄金会员、钻石会员、至尊会员。

根据这四个等级制度所衍生出来的费用,均对应不同的特殊“附赠”:针对低端客户的“白银会员”年会费为1000元,终身费会也只需2000元,相伴的附赠项目“为同城见面且不用缴纳见面定金”;“黄金会员”年会费为3000元,终身费会5000元,享受无定金全国空降,每次预约赠送四星级酒店房间;而钻石会员的会费为7000元每年,10000元终身,享受无定金全国空降和五星级酒店的房间;而最为严格、等级最高的当属面向全国市场开放的“至尊会员”,该等级会员入会费为25000元一年,终身会员制则需40000元,享受以上三个级别的附赠条件外,还可以预约小明星并赠送来回机票。

当我们询问Andy旗下有哪些知名艺人时,对方称需要是“至尊会员“才能够知道并邀约。而另一个疑似“外围经纪”的微信号,则一开始便要求先缴纳500元定金作为临时会员,才可继续进行交谈。

“外围经纪”们的谨慎程度可见一斑。


距离我们不远的哪些人是外围女:范冰冰占股公司艺人榜上有名

周海媚旁边站着的那位"F才人"正是这位"经纪人"的主推"产品"

在Andy的朋友圈内,除了一些未写姓名的漂亮女子的资料外,还有一些有名有姓的女演员。我们注意到其中一位名叫“张X庭”的艺人。根据百科资料,张X庭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02级表演系音乐剧班,自称是白百合与文章的同学,在被封胸的《武媚娘传奇》中饰演F才人一角,其中张X庭与周海媚的合影,赫然被该“模特经纪”放在推荐图位置作为生意招揽。

为了进一步了解张X庭的情况,我们先是联系周海媚方面进行求证。周海媚方表示不认识这个女孩,至于照片的来源,周海媚方面称:“和同组演员的合影我们一般都不会拒绝,但我们既没有对手戏也没有交流。”我们随后向周海媚提到该演员或许涉及“外围”交易,周海媚方更是撇清了自己与其的关系。

随后,我们按照张X庭的微博认证,与她所在的公司——唐X娱乐取得了联系。唐X娱乐是唐X影视旗下的子公司,而唐X影视正是由范冰冰赵薇两位国内顶级女星所投资占有股份的公司。唐X影视的项目宣传与我们的交谈中肯定表示张X庭是公司的签约艺人,但当被问及有关“外围”交易的疑惑后,该宣传先是表示“不是很清楚”,随后以 “找经纪部同事查询”为由挂断了电话,随即其手机就转为无法接通状态。此后,网易娱乐又致电该公司经纪人杨某,杨某得知我们的身份后,便匆匆挂断电话。我们多次联系唐X影视的其他工作人员,均没有再获得任何回复,而后,该公司工作人员集体拒接电话和关机。

这位“F才人”是否确为该“模特经纪”旗下“外围”?鉴于有冒充的疑虑,在没有获得任何确认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存疑。

在浏览完Andy朋友圈之后,我们佯装想要成为 “至尊会员”,但声称需要先了解其旗下究竟有哪些比较知名艺人才能做决定是否缴纳费用,或许为了招揽会员,And透露了一个名单,其中包括龚X菲、樊X等人。这几个女艺人确实有一定名声,在网上也能搜到很多写真图,但属于那种没有作品的“写真女星”,而樊X更曾被称为某高校校花,某高校在前阵子还辟谣称樊X并非该校正式学生。

在Andy朋友圈中,我们并未发现成功安排上述艺人交易的证据,“经纪人”到底真的如同他描述的那样神通广大,还是为招揽生意导致艺人“躺枪”,仍需更多调查求证。

而在5月5日的媒体报道后,“网红模特经纪Andy”改名为“Andy~代购”,并称:“非常时期,关闭朋友圈,老会员可私我。”


距离我们不远的

企业高层曝"外围"盛行原因:找艺人当"女友"有面子

在三亚探访海天盛筵时,我们曾在夜晚拍到许多豪车上走下来的嫩模与男性们。

在对“模特经纪人”调查和与张X庭经纪公司沟通的同时,《深水娱》小组另一支调查人员对话了与“外围”有过接触的知情人士,从另一侧面了解“外围圈”的市场需求状况。

H先生,为某企业高管,在金融街某家石油系统下的银行工作。由于即将离开供职的岗位,H先生是难得一位愿意就“外围”话题与我们探讨的高管。对于企业高管和“外围”的交易,H先生坦言“非常常见”。

对于“外围”这个词语,H先生称在他们的口中统一都叫“小明星”和“脏模”,高管们不需要通过“会员制度”认识外围,“许多小艺人会通过参加一些活动的机会主动去认识他们,而企业的高层现在对去夜总会或私人会所等场所已经非常的避讳了,所以现在最为新颖的‘沟通方式’就是认识一些急于出道或想洗白的小嫩模小艺人们。不用高管们自己去找,会有小明星往自己身上贴。而多数的企业高层岁数都已经超过40岁,家庭生活稳定后在外多少都是有一些‘红颜知己’,相比起普通邻家女孩,找一个‘小明星’当‘女友’是多有面子的一件事情啊。”

H先生坦承,自己所在的工作系统里偶尔找几个明星陪着吃吃饭唱唱歌,也当是平凡生活里的乐趣。H先生更透露,有一次在某饭局上就被某上级领导下达过“愿出40万请伊能静吃个饭”的指令,可见“明星做陪”在企业高管圈子当中的盛行度。提到如此风气是否存在道德禁区?H先生会心一笑:“那个圈子,道德值几个钱啊?”

事实上,上述外围经纪人Andy的微信号,也是网易娱乐从一位国企朋友那里得知。

对于“模特经纪人”这种半公开式的操作模式,网易娱乐连线朝阳区某派出所方面提供线索,该派出所警官私下告诉我们,这种事情即使报案,也是一个非常长远的卧底勘察工作,要取得他们的信任并一举抓获他们并非易事,还极有可能会遭到打击报复。该警官更透露,目前淫媒经纪人的反侦查意识已经到了极高的地步,在以往的卧底工作中曾出现当“淫媒经纪人”将所谓的“嫩模”送去酒店时跳票逃跑的先例,“有一些‘顾客’在招‘嫩模’到酒店时,会被‘经纪人’要求必须先交付现金后才可进房,然后在拿到钱下楼后,‘嫩模’也随之消失不见。即使举报人员提供了相关的联系方式,也无法将他们抓获现形。”